帶著一點興奮和許多期待,下了捷運,走到中山堂。聚會的咖啡館就在眼前,三十八年前的記憶其實已經模糊,但是自己很確定,經過這一次的碰撞,所有記憶深處的聲音影像都會活過來。
走上樓梯,二樓不大的空間裡,有一群成熟的中年男女,笑語聲中正進行著自我介紹。猛然之際,我竟然認不出任何一人。三十八年確實是漫長又遙遠的時光,正感覺像在寬廣的河岸邊,遙望著對岸,茫然找不到渡船時。還好有人認得我,慧中從角落裡站起身招呼我,我心安了,坐定了。開始努力的辨識每一個人的面容。
民國六十一年我們從時雨中學畢業,那時個個都是青少年,如今人人都進入中年。我聽著每個人的自我介紹,端詳著每一個面孔,同時搜尋著多年前記憶元素,歲月流過,刻畫在額頭上的是每一個人的不同經歷,好不容易一一對上國中時的青澀模樣。增祥依然瀟灑,金波還是熱心,文儔不變沈默,正衡穩重始終,兆安樂觀依舊,金賀笑容不改,秀俊更加俊秀,再銘加倍風趣,宗源實在……。
我享受著濃純的咖啡香,也享受著濃濃的友情香。留下通訊住址,知道這是個開始,在大家長大了變老了以後,終於有空可以互相關懷。這麼多年,離開故鄉的我們,雖然四散在各地各自努力,但始終有一條看不見的線相連著,所以有人起個念,兩天就揪集一票人,感覺真好。

yell4510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