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復興鄉當校長時寫的,是三十八、九歲的作品。看著原住民他們生活的無奈,以及一般人對原住民的誤解,寫下了這首詩。


泰雅悲歌

天空依舊是祖先時的天空
而我們是折翼的鳥
土地依舊是祖先時的土地
而我們是跛足的獸
曾經
河洛人渡海東來
祖先為了一個理由
不得不棄水草豐盈的平原遷徙丘陵
曾經
客家人渡海東來
祖先為了同一個理由
不得不又棄梯田連綿的丘陵遷徙山林
曾幾何時
我們又為了同一個理由
不得不再棄青翠山林遷徙城市邊緣

最接近上帝的子民啊
除了擁有陽光
擁有空氣
擁有水
別無一物 無以為生
相信主卻對自己做不了主
攜家帶小在城市角落討生活
工作四個年頭換六處工地
孩子六個年頭念八所學校

羨慕鮭魚
迴游有方向
有目標
羨慕候鳥
遷徙有規律
有目的
我們如空氣中的懸浮微粒
沒有根
對土地深深眷戀
卻無處落腳停歇
猶兀自慶幸 自己是在土地上流離
勝過 在遠洋異鄉作水手的族人
他們連看見陸地都是奢望
就別嘲弄我們熱愛那使人溫暖的酒精
它能麻醉嘴唇不悲吟
麻醉喉頭不吶喊
麻醉心靈不酸楚

當生存不成別問生活的目的
當生活不易莫談生命的意義
在城市的邊緣
在城市的角落
廣告看板與鐵皮拼湊的屋
無關乎建蔽率
無關乎水電
無關乎門牌戶籍
只求遮風避雨

不見家鄉
不見山林
鄉愁日日夜夜
日日夜夜刺青
將泰雅黥紋深刻心頭
深刻成晝與夜皆夢見的圖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ll451015 的頭像
yell451015

黃登漢的部落格

yell4510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